宋鸿兵:全球化脱轨,贸易量萎缩,滞涨或引爆地缘冲突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12 11:01

■ 文 | 宋鸿兵

大家好,本期核心课程我们将结合近期国际经济的一些新形势,来谈一下未来世界经济的滞涨风险

首先我会分析2018年国际贸易减速的原因。其实此次贸易减速从2017年4季度就开始了,早于贸易战半年以上。

我认为国际贸易货运失速有四个原因:

1、2017年美元环流转暖的“秋老虎”现象结束,国际贸易反弹终结;

2、美元流动性趋紧,新兴市场遭遇困境;

3、贸易战的危险升高,全球供应链出现松动和瓦解的迹象;

4、美国在7月初对中国展开第一轮加征关税,使美国西海岸港口输入量萎缩1%(上半年增长5%),中国港口进出量减至2%(上半年6%)。

在我看来,国际贸易量下降可能是经济衰退的先兆

我们可以通过关注波罗的海干货指数(BDI)来展望未来国际贸易的走势。BDI是国际贸易运输的关键指标之一,7月份之前的上涨很可能反应了各国进出口商赶在关税上涨之前的“提前消费”,而7月底之后的下降反应了贸易量出现萎缩的实际情况。

正在密切关注通胀苗头的美联储7月报告发出预警:正在减速的美国制造业出现了“较高的制成品价格,既源于输入价格的上涨(原材料、能源等)和利润空间的收窄,也是由于全球供应链的裂痕,这是(特朗普)新的贸易政策的后果。”

全球供应链的裂痕扩大是导致制成品价格通胀的重要原因。随着中美关税较量的持续,更高的通胀率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而美联储加息的冲动会更加强烈。

接着我会通过巴西的案例,为大家拆解分析全球供应链出现裂痕的影响。2018年5月,巴西卡车司机大罢工,导致了全国经济瘫痪。罢工的原因是柴油价格猛涨了50%,而柴油上涨则源于巴西自去年7月实施燃料价格自由化改革,与国际油价和美元汇率挂钩。当美元环流逆转,则巴西货币雷亚尔大幅贬值,巴西国内油价即开始疯长。

巴西雷亚尔大幅贬值,外国买家和巴西出口商自然抓住商机大量购买巴西商品。如中国大量进口巴西大豆,可是却找不到足够的卡车在规定时间内运输到港口。结果出口商疯狂预定有限的卡车资源(超过200%),同时政府被迫承诺降低油价并保证最低运价,于是巴西大豆从产地到港口的800公里运输费暴涨,而且如果卡车空返也要加收费用,最终大豆出口价上涨了28%。

不过,政府承诺的最低运费立刻遭到法律起诉,商人集团质疑其合法性,市场仍然充满了猜测和混乱,雷亚尔持续暴跌,而巴西国内油价则失控性猛涨,劳资双方的法院之战刚刚拉开序幕。

在全球化的时代,生产、运输、贸易、金融、货币高度分工并精密地整合在一起,全球产业链为了追求效率而推行零库存策略,严重削弱了世界经济的冗余度,天然制造了系统的不稳定性。当全球化的某一阈值被跨越,不可预测的轻微扰动,就会在经济系统内造成强烈的正反馈效应,并将不断放大直至系统崩溃。

从历史上看,全球化反复出现的崩溃和退潮,有其深刻的必然性!

然后我会分析为什么8月中美贸易顺差会再创新高。8月,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达到了311亿美元(7月为281亿美元)。中国对美国出口增加了13.2%(7月为11.2%),从美国进口仅增加2.7%(7月高达11.1%)

8月是中美关税增加的第一个整月,中国商品在美国的刚性需求程度似乎高于美国商品在中国市场的表现。从整体上看,中国8月进出口贸易总额为2.7万亿人民币,同比增加了12.7%,环比增加了0.2%。

为什么关税战对中国出口的影响不明显呢?

首先,人民币贬值8%化解了部分关税冲击。

人民币显著贬值并没有出现在新兴市场货币普遍暴跌的4月,而是发生于中美相互进行威胁的6、7、8月,中国以人民币贬值化解关税提高的意图比较明显。

更关键的原因是中美贸易顺差的本质:中国从全球进口为美国生产。

从整体看,中美贸易的本质是中国从世界其他地区进口能源和原材料,然后为美国市场进行生产。美国这种逆差的本质源于其经济模式——印钞票换产品,这是美元霸权所产生的铸币税收入,它是美国进行世界性剥削的手段,既不会消除,也不可能减少,只能发生转移。

那么问题来了,全球经济会陷入滞涨吗?要解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关注货币因素。

利率上涨会诱发货币流动速度加快。美元长期利率反转发生在2016年7月,美元流动速度反转发生在2017年7月。利率上涨后,金融风险加大,资产价格承压,超发的货币就会从金融体系撤出,进入实体经济,势能转化为动能,引发通胀。

当货币流动速度加快出现于经济周期的尾部,同时经济体的负债率达到空前水平时,它引发通胀所带来的破坏性远大于建设性。全球央行势必加快加息的速度以应对通货膨胀的压力,这将打击资产价格,导致经济停滞。

如果同时出现贸易政策的突变(关税战、贸易制裁等),将导致全球供应链发生错位或断裂,进一步推高通货膨胀。反过来进一步迫使央行快速加息,经济停滞更加恶化,贸易保护情绪加剧。

世界贸易的萎缩可能刚刚拉开序幕,从历史经验看,这是未来世界经济即将陷入衰退的前兆。

美元冷环流和贸易战已经导致全球供应链发生了错位和裂痕,新兴市场的货币危机只会恶化这一趋势,其结果将是全世界制造业生产率的下降和产品价格的提高。

在当今世界普遍高度负债的情况下,利率抬升将打击资产价格,而货币流动速度加快会刺激通胀预期。

未来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全球化脱轨,世界贸易萎缩,新兴市场国家普遍出现金融危机,发达国家则陷入经济衰退,与此同时,各国还将伴随着显著的通货膨胀。为释放各国内部的经济压力,地缘冲突的概率将显著增加。

本文整理自鸿学院核心课程《世界经济的滞涨风险》,登录公号(shbxy2016)收看本期课程。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